肋骨像保丽龙般断个不停,抽血才发现罹患「库兴氏症」

F悠生活 358浏览 98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6119
肋骨断不停——库兴氏症

时序都已立秋了,天气却还任性地停留在夏天,阳光热情如火。坐在广达电脑股份有限公司研发园区一楼迎客大厅的沙发上,怎幺也看不出眼前这位笑脸迎人的壮年男子,曾有过多次厌世自杀的念头。

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蔡坤达心情没有太大起伏,只轻轻摇头叹息,就娓娓道出那些陈年往事,像在诉说寻常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已无悲喜。

蔡坤达是嘉义市人,家境不好,为了不增加家里的经济负担,就读龙华工专电子计算机工程科时,就过着半工半读的日子,曾在有线电视公司打工,在外架设电缆,也当过送货员,成天在外奔波,日子过得辛苦。

退伍后,进广达电脑工作,没几年就被优退,只好到板桥市中正路开一家加盟火锅店,当起老闆来,最后因房东猛涨房租,不得不结束营业。接下来,他曾到一家专做卫星导航系统的公司上班,做了三年,因缘际会下又再度走进广达电脑的大门,担任系统整合测试专员。

莫名发胖 健康频出状况

来自乡下,他长得相当粗勇,又喜欢打球、游泳、爬山、露营、骑自行车等户外活动,身体好得很。仔细回想,他怀疑在卫星导航系统公司的最后那几个月,身体就开始出问题。那段时间,虽吃得不多,人却胖了不少,体重从七十公斤一路飙到近九十公斤,高血压、高血糖及水肿样样来,脚肿到连鞋子都穿不下。

到医院就诊时,肾脏科医师也没多说什幺,直接做腹部超音波检查,结果发现肾脏里有些大大小小的结石,随即安排震波碎石治疗。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肾脏结石每半年就长出一些,打不胜打,烦都烦死了。

除了结石,他的肚皮长了一圈俗称「皮蛇」的带状疱疹,痛得不得了。大约同时间,腹部、大腿内侧及后背等部位出现一些紫黑色如闪电般的纹路,模样相当吓人。他以为是带状疱疹造成的,但带状疱疹治癒了,那些可怕的条纹还在,害得他不敢打赤膊、不敢去健身房,更别说去游泳。

「一下水,恐怕整个游泳池的人都会马上跳出来。」蔡坤达满脸苦笑,他身上那一大片紫黑色纹路,自己看了都怕,别人看了不吓死才怪。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太胖了,那阵子他总觉得浑身无力,根本提不起劲做事,就算勉强工作,也维持不了多久。

朋友看他那副模样,都说不正常,建议他去看皮肤科医师。到了诊间,皮肤科医师看了看,认为可能是肥胖造成的肥胖纹,也可能是带状疱疹引起的毛病,开给他皮肤用药及带状疱疹治疗药物,但连续治疗一段时间,一点效果也没有。

那一阵子,蔡坤达可说衰事连连,身体状况更是一天不如一天。「你很难想像,很多人一辈子也碰不到一、两次的骨折,对我来说却是家常便饭。」他满脸哀怨地说,最近三、四年来,光是肋骨骨折断裂,少说也有一、二十次。

有没有搞错?!一、二十次?

「没错。就是那幺多次!」他十分笃定地说。

肋骨常断 医师束手无策

每次肋骨断了,他总痛得死去活来,跑去看骨科,但医师确诊后大都认为情况不太严重,只要休息一段时间,断裂的肋骨就会自然癒合,不需要积极治疗,多半开给他止痛药及肌肉鬆弛剂,就把他打发了。

有几次实在痛到受不了,他乾脆死马当活马医,改到中医诊所推拿,但往往适得其反,越推越痛,且疼痛的範围也更加扩大,只好自认倒楣,摸摸鼻子算了。

那种从胸部传来的阵阵剧痛,一次就叫人受不了,他却三天两头就经历一次,有时甚至痛到睡不着觉,只好起床,找个稍微舒服一点的姿势坐着或靠着,熬过漫漫长夜,等待天明。

有一次,朋友介绍新庄有个不错的骨科诊所,他立即跑去就诊。那位骨科医师指着X光片子上密密麻麻的结点,不禁惊呼:「天哪!你的肋骨怎幺断了那幺多次?」

每个结点,都是一次骨折的印记,有些结点甚至是旧痕加新痕,是重複骨折的位置,不难想见蔡坤达饱受骨折的痛苦程度。

那位骨科医师把X光片子看了再看,搔搔头,直说奇怪,但也不晓得到底发生什幺事,除了一样开止痛药及肌肉鬆弛剂给他之外,还提醒他多留意点,是不是长了「坏东西」,把他吓得半死。

走出诊所,一股恐惧感突然直冲脑门,蔡坤达第一次有生不如死的感觉,甚至浮起寻死的念头。

虽已经过了好几年,如今每次回想起来,他还是觉得心痛。那些年,他饱受肋骨骨折疼痛之苦,真想辞掉工作,但一想到有老婆孩子要养,又有房贷要缴,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把泪水往肚里吞,咬牙忍下去。

朋友笑他,一般人的肋骨只要断个一、两根,就痛得没办法走路,更不敢用力呼吸,而他却动不动就肋骨断,有时甚至左边断、右边也断,两侧肋骨接连断掉,却还继续工作,不休息,真是太能忍了,「就像个神经病」。

他知道这些朋友并无恶意,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关心他罢了,但听多了,心情还是会受影响,觉得人生根本就是黑白的,不见彩色。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上班下班,过着如行尸走肉般的日子。胸口传来肋骨断裂引发的剧痛,就吃止痛药,让身体暂时摆脱疼痛的折磨。

忍痛工作 止痛药当饭吃

止痛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这点蔡坤达非常清楚,但肋骨一断再断,常痛得他既食不下嚥,也睡不着觉,根本管不了仿单上载明几个小时才吃一颗的规定,只要一痛起来就吃,曾一天吃掉一整盒止痛药,虽很夸张,却也莫可奈何。

痛归痛,该上的班还是得上,只能边忍着痛边工作。如果真的痛到受不了,就吃颗止痛药,再趁着药效发挥时多做点事,一天撑过一天。

「我的骨头,就像保丽龙做的,相当脆弱。」曾有一次,睡到半夜,一个翻身「啵」一声,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剧痛,蔡坤达就知道肋骨又断了。或许是太常碰到这种衰事,他把突然断裂而膨出来的肋骨硬压回去,吃颗止痛药后,继续睡觉。

肋骨断了又断,倒也罢了,有时连其他部位的骨头也来凑热闹,让他哭笑不得。他住在新北市泰山区,每天骑机车到龟山区的广达电脑上班,一趟路程约十五分钟,其实还算便利。有次找不到停车位,他只好东挪西挪、硬挤出一个小空位,没想到双手才抬起机车,背部就传来一阵剧痛,痛到他瞬间飙泪。

擦乾眼泪,他立即到附近的医院挂急诊,X光检查找不出确实原因,急诊科医师说可能是深层肌肉拉伤,开了止痛药和肌肉鬆弛剂,要他回去休息。

那晚睡觉时,痛到身体不断往前倾,既不能坐,也不能躺,相当痛苦。折腾了老半天,他终于累到睡着,可一翻身又被痛醒,只好吞下双份的止痛药,勉强让身体舒服点。

隔天清晨,他痛到几乎无法起床,只能强忍着痛,出门去找一位朋友介绍的中医师。对方摸了又摸,皱起了眉头,直说怪怪的,接着又是整骨又是推拿的,搞了老半天才结束。回家后,他只觉得症状加剧,当天就完全不能动了。

情急之下,他打电话给那位中医师,对方也觉得不太对劲,介绍他去台北一家医院就医。挂了电话,他立即上网挂号,到医院接受X光检查后,确诊是脊椎坍塌,那位医师随即安排开刀,在患部灌注骨水泥固定,隔天就出院。

那次手术顺利成功,他也回公司上班。不久后,他参加员工健检,验血检查呈现异常反应,他接受建议到邻近的医院複诊,挂了新陈代谢科的门诊。

抽血检查 发现库兴氏症

再次验血发现,皮质醇飙高,医师仔细聆听他的主诉,且又察觉他有水牛肩、月亮脸、水肿、皮肤纹路、骨质疏鬆及高血压等临床症状,怀疑罹患了库兴氏症,开单要他再做核磁共振扫描检查(MRI)来确诊,但排队等着做影像学检查的人太多了,一排竟排到三个月后。

「我都快挂了,哪能再等三个月呀!」那时的蔡坤达人很不舒服,既睡不着,也吃不下东西,整个人病恹恹的,体力很差。他心里明白,再不积极就医,他恐怕活不了多久。

他不想再这样等下去,上网挂北医新陈代谢科的门诊,医师也认为很可能就是库兴氏症,为求慎重起见,又安排抽血、X光及MRI等多项检查。MRI检查就排在两天后,确诊就是脑下垂体肿瘤引起的库兴氏症,新陈代谢科医师直接将他转给神经外科主任蒋永孝接手处理。

蒋永孝检视影像学检查资料,建议蔡坤达要尽快住院开刀,因为那颗肿瘤已长得很大颗,晚一天处理,就多一分风险。

蔡坤达毫不犹豫,二○一六年底就住院开刀。他记得中午被推进手术房,那天晚上才被推出来,送到加护病房继续观察,算了一下,那檯刀大约开了八、九个小时。

被送到加护病房时,他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尚未清醒。据医护人员事后形容,他当天闹得很厉害,不肯吃药,一直吵着要下床,且执意要离开加护病房。由于他实在太「卢」了,医护人员只好破例请他太太进加护病房陪伴,他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事后回想起来,他也觉得不好意思。「我自认个性温和,不是那种会大吵大闹的人。」如果真要追究原因,他认为有可能平常止痛药吃太多了,因此再吃正常剂量的止痛药时,药效明显不足,才会出现反常行为。

脑部肿瘤 致荷尔蒙异常

蒋永孝表示,蔡坤达的脑下垂体长了一颗肿瘤,导致荷尔蒙异常,大脑分泌太多促进皮质醇的ACTH,使得皮质醇长期飙高,才会出现月亮脸、水牛肩、肚子肥大、骨质疏鬆及紫斑等症状。

一般人体内的ACTH和皮质醇,每天有两波起伏,第一波高峰在上午九点左右,ACTH会促使皮质醇分泌,整个人就很有精神。到了下午,皮质醇分泌量少,逐渐没有精神,第二波随即在傍晚出现,ACTH再度促使皮质醇的分泌,傍晚才又会像一尾活龙。

蔡坤达的ACTH没有分两个波段上下起伏,全天都很高,一直分泌皮质醇,月亮脸、水牛肩、肚子肥大、高血压、高血糖、钙质流失、骨质疏鬆、肾结石及紫斑等症状才会一个个浮现,肋骨也才因为骨质疏鬆而断个不停。

皮质醇分泌量一直偏高,不是很有精神、很有活力吗?

「短期间内的确如此,但时间久了,就完全不是那幺一回事。」蒋永孝解释,皮质醇就像汽油,分泌量越高,引擎的运转速度也越快,汽车虽可以飙得非常快,但时间一久,引擎因过度运作而缩缸,反而像头老牛一样,慢吞吞的,怎幺跑也跑不快。

蔡坤达体内的皮质醇长期飙高,早已超出身体负荷,当然会整天觉得疲惫,提不起劲来。

手术切除脑下垂体肿瘤,从加护病房转回普通病房后,他还是抱怨浑身无力。蒋永孝安慰他别心急,因为术后ACTH浓度不够,皮质醇分泌量也不足,当然会觉得全身无力,只要长期服用生理性皮质醇就可改善。

肋骨像保丽龙般断个不停,抽血才发现罹患「库兴氏症」 Photo Credit: 联经出版皮质醇 过与不及都危险

蒋永孝表示,皮质醇和甲状腺素是人类两大活命的荷尔蒙,过与不及对身体都不好,长期分泌不足,人会没有元气,严重时甚至会致死;如果长期分泌量太多,就会像不停高速奔驰的汽车,迟早会报销。

按时口服生理性皮质醇后,蔡坤达很快就恢复体力,精神变好,肋骨不再骨折,从此人生从黑白变彩色。

他羞红着脸说,以前睡觉时,每隔半个小时就因频尿而上厕所,总刻意睡得离老婆远一点,以免半夜吵醒她。如今,「我可以天天抱着老婆,一觉到天亮。」言谈间,整个人又活过来了。

回顾以往,如果能及早警觉肋骨一再骨折所传递的讯息,就医接受彻底检查,是不是可以少受那幺多苦?

「不!不!不!」蔡坤达连忙摇头:「如果及早确诊,并接受其他医师的手术,说不定我这条命早就没了。」

「这不就是人生吗?」他乐观地说,遭受一次次肋骨骨折的折磨,也许就在等蒋永孝的出现。就是因为这些转折,他才得以获得救赎,重新找回健康人生。

库兴氏症(Cushing's disease)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神经不神经:神经外科医师蒋永孝和病患一起走过的路》,联经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蒋永孝口述、林进修着

身为一名神经外科医师,蒋永孝非常清楚正确诊断的重要性,一个误诊,健康可能就此受创。正因为深深体认到:在健康之前,身为医者背负着无可迴避的责任,他总要求自己静下心来,耐心聆听病患的故事,再从聆听的过程中了解对方的病情,做出正确诊断。

对很多人来说,脑脊髓疾病代表的是瘫痪和死亡,一听到要动刀治疗,更觉得恐布,常避之唯恐不及,但如此一来不是错失治疗黄金时机而使得病情日渐恶化,就是四处寻求偏方或民俗疗法,最后以悲惨收场。其实,脑脊髓疾病只是身体病痛的一种,神经外科手术也没有想像中可怕,只要及早就医,及早确诊并治疗,大多患者可获得明显改善,生活品质也大幅提升。

这本书,就是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神经外科主任蒋永孝行医三十多年来,聆听、陪伴病患对抗疾病的生命纪录;阐述所有和神经外科有关的疾病并不可怕,期能导正一般人错误的就医观念,积极迎向人生。

肋骨像保丽龙般断个不停,抽血才发现罹患「库兴氏症」 Photo Credit: 联经出版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