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3)

F悠生活 844浏览 54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6119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7)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9)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0)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1)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2)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3)

「大叔,吻我!」

「大叔,眼睛看着我!我要你眼睛看着我!」

「啊…...大叔,我好开心你进来了......」

「大叔,你有感觉到我的身体里有多热吗?」

我们好久一段时间没见面了,都是因为我让他伤心了。

我双手不断抚摸他的后脑,身体缓慢地吞吐他胀得巨大的那,

想用一万分的情慾,来表达我深深的歉意。

晴天大叔实在太忙了,他是个退役的自行车黄杉选手,

退休后他带着年轻车手到世界各地比赛,我们一两週才能见一次面,

那天我无意间得知,

他跟我们旅行社里的另一位资深女导游曾有一段,

女导游虽然现在也四十多又结婚了,

但是保养得宜仍然艳光四射。

三十岁的我,竟无法遏制我心中那个十七岁小女生的嫉妒,

我消除嫉妒的方式,就是选择和一位新进人员荒唐一夜,

整整一夜,我把那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小男生抽乾殆尽,

在大床、在浴缸、在大片的落地窗旁。

只是一觉醒来,我厌恶地把那位新进人员赶出房门,

因为不愿跟他一起走出饭店的大门,

但还是让这件事情有意无意地传入大叔耳中。

于是大叔两个月不见我了。

我太想他了,于是我拿了备用的安全卡和钥匙闯进他家门,

一见到他就咬住他的下唇,

在他没有积极反抗下,我脱下了他的长裤含住他,

他冷淡地俯瞰,眼中只有悲伤。

但是一如以往地,

他很快就胀大到我无法光用嘴就驾驭的程度。

一如以往地,他总是想要。

四十五岁的他不但有傲人的尺寸,也仍有傲人的迅速充血功能。

问心有愧的我勉强地含着前端,舔着允着,

手掌的动作又紧又快,顺着他逐渐粗重的喘息,

我的双手伸进了他的衬衫里头,用力地抓紧他的胸膛。

他本来因为无动于衷、碰也不碰我的双手,

终于紧抓着我的肩膀,

就像第一次他低头亲吻我的鼻尖时一样,

只是现在的他,是即将发射的火箭。

我的手以晃动调酒罐的速度奋力震动,

深吸一口气,让它贴近了我的喉头,

我眼睛看着他的眼睛,微微地点了头,

示意他可以就这样迸发。

他几声大吼,几股暖流全部直接进入我的喉咙里面,

我相信,我的肩头应该已经被抓出了瘀伤。

味道非常浓烈,我想他最近应该非常伤心,

也应该非常守规矩,没有四处採集野花。

他把被我褪到一半的长裤和内裤踢到一旁,

然后脱掉自己的上衣,把我整个人抱了起来,

毫无表情、不发一语地往卧室走去。

「啊!」

我在空中飞了一秒钟吧,

然后跌落在我们已经交缠数百次的软床上,

他盯着我看,彷彿想看出我的灵魂到底被什幺鬼魅取代了。

我解开皮裙的暗扣脱了去,

露出我今天为他精心挑选的绑带小裤,

我是一个等待他来拆开的礼物。

「大叔,抱我!」

「我好想你!」

我看着他仍然直挺挺的棒子,

我知道只要我在他的射精后,

能够即时进行口舌的翻弄,

他总是能在我掌心里头持续着硬度。

就这样离着两公尺多的距离,

看着他精壮的体魄和精神奕奕的下半身,

加上我对他两个越来累积的思念,

我的眼眶和我的花心,都已经彻底的湿润。

他终于走向我,我也将双腿缠住他的腰际迎接他。

对彼此身体的熟悉,让他毫无停滞地一挺而进,

就是这个让我想念的快要被撑坏的感觉,

「啊…...大叔,我好开心你进来了......」

我将食指穿插入他的头髮中,深情抚摸着,

然后抬头向他索吻。

「大叔,吻我!」

「眼睛看着我!我要你眼睛看着我!」

「大叔,你有感觉到我的身体里有多热吗?」

「大叔......摸我那边.....」

他仍然不发一语,也不接纳我不断索吻的舌头,

今天我娇小的身躯,没有像往常一样被翻来覆去,

只有在逐渐增速的进出中,慢慢习惯十足的充实感,

而他在气愤的情绪里,却没有忘掉要按摩我的花丛核心,

我的心理有愧,单纯想要服侍他,

他却想要让我也到达顶点。

于是在我抓紧他的手臂、甩头呻吟的当下,

他毫无保留地展开撞击,

最后冲刺,他往昔获得多项自行车大赛优胜的利器。

在狂风暴雨般的冲撞中,

被揉得高潮若有似无的小豆豆,

已经到了稍微再被碰触到,就有令我手脚无力、酸麻的地步。

我纵情狂叫,他没有怜香惜玉,

原来他要我所做的服侍,

是以一种被蹂躏的形式。

我眼角流着待着歉意、身体酥麻过度的泪水,

他也罕见地在我的体内奔射着,

子宫口被炙热的暖流充满了,

相信他的手臂上也留下了我的抓痕。

「大叔,你原谅你的小宝贝了吗?」

我擦着他额头微微渗出的汗水。

「我没有原谅妳」

「但是我爱妳」

我的泪又不断地漫出眼眶。

(未完待续)

湿 纸巾 FB粉丝团

【延伸阅读】

双腿交错(1)

双腿交错(2)

双腿交错(3)

双腿交错(4)

双腿交错(5)

双腿交错(6)

双腿交错(7)

双腿交错(8)

双腿交错(9)

双腿交错(10)

双腿交错(11)

双腿交错(12)

双腿交错(13)

双腿交错(14)

双腿交错(完)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