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廊盏,现代的橱窗

S小生活 140浏览 98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6119

城市的廊盏,现代的橱窗

背景照片取自文可玺着之《台湾摩登咖啡屋》,由前卫出版社出版。前景照片取材自维基百科。


这五、六年来,台湾的咖啡店犹如萌于潮溼椅脚的小蕈类,一不留神就长得这里那里一丛一丛。有人说大家看準文青商机,后脚接前脚来分一杯羹;也有人说是薪资未反映GDP成长,开店的算盘打得跟领薪水差不多响,何不自己当老闆。从混得坑坑巴巴的城乡移民观点看,此城冬季湿黯,远远望见咖啡店就像冰原上的炊烟。晚近有些专攻午夜场的咖啡店,更像夜里为游离分子点起的盏盏灯,在这食利者与迁佔者之城,只有暖心(不过咖啡钱还是有一大部分要被食利者拿去)。

某些四、五年级说年轻人抗压不良,才退出职场改开咖啡店,他们大概没算过开店撑过3年的比例,八成也鲜少亲自造访街头巷尾,感受其中一些特别出色的店家,不仅自家店面有个性,还感染了周边的街廓。《日日的美好》这本「绘手帐」,就像是咖啡馆界的「寂寞星球」。作者「橘枳」像小王子游走星球一样,走访台北四界的咖啡店,手绘店铺的特徵,把鲜蔬的嫩绿,咖啡和拉花的黑白对话,一笔一划收在笔记本(手帐)上,成了这本人味与咖啡香一道浓郁的绘手帐。

橘枳提到「私藏不藏私」这间店,刚好在怪熊栖居範围。刚搬来那阵子路过,店没开,但那门面上的漆和正唸反唸都不藏私的店名,早已勾起兴趣。店面不大,橘枳提到手作皮件的区块,跟座位基本是相连的,此店有开课教学。书看累了,起身可以浏览展售的生活小物。怪熊对手製皮件特别感兴趣,他们家用色鲜明,橘橙草绿衬托得皮革原色更温厚。这家的缺点大概就是访客稍嫌太多,位子少也不够舒服,没办法坐久。

似乎可以粗分内敛与橱窗两种型的咖啡店。私藏不藏私展示的手作风格,许多咖啡店主人也认同,你看我,我看你,同中求异,平均看来就是一面强调个人风格的橱窗,着墨着主人各自与生活订下的密契。1930年代,咖啡店初在台湾萌芽,展示的是「摩登」的味道,直接跟上西方的流行。同一时间,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来到柏林,宛如「一台不闭快门的相机,完全被动,不断记录,毫不思考」,笔下摇曳柏林流光,朝向1933年纳粹合法掌权慢划。伊薛伍德在《再见,柏林》里头,写活了一个「通告艺人」莎莉‧鲍尔斯,四处钻营,肉慾又纯真,你彷彿听见她一边把脚抬上桌,一边轻啜劣质白兰地,笑说她又接到一个演出机会,肯定会惹来注目。后来电影《酒店》就对莎莉多所着墨,总算让她当上了(后设的)一线明星。

《酒店》英文片名「cabaret」,这也是昭和7年(1932)日人今井廉介绍岛内知名「カフェー」时,带到的其中一种店家类型。咦?「cabaret」供应饮料食物,有爵士乐团和舞者助兴,甚至设有舞池,怎幺会跟「咖啡店」(カフェー)沾上边?原来,午夜巴黎帷幕甫落的1930年代,台湾的游廓里的店家,娼寮、茶馆、酒楼等,转型或兼设カフェー者还不少。形形色色的カフェー像是追逐西洋镜里的现代风範,纷纷装潢拱窗、舞台、舞池,霓虹灯青红绿紫,按节庆办活动,女侍应生着制服穿梭在幽暗又绚丽的光影之间。

那时代,カフェー是摩登咖啡屋,殖民地台湾的梦境橱窗。

至于内敛,下集分晓。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