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自造者,在小工场印出大革命

S小生活 357浏览 75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6119
台湾自造者,在小工场印出大革命

如果没有亲眼见到机器运转,实在很难体会「3D 列印」的奇妙之处。週三下午踏进 FabLab 越过满是涂鸦的黑板,直往地下室,看到先前自己笔下的 「ATOM」3D 列印机 就近在眼前,一如宣传照中的精緻简练,喷头正缓缓地刻画另外一个自己——没错,它正在自我繁衍身上的零件。

3D 列印约莫是近一两年才进入台湾大众的视野,不过,ATOM 创造者李曜任早在 2006 年于建筑事务所工作时就体尝到 3D 列印机的魔力。当时「印」出一个个房屋模型的 3D 列印机要价百万,六年后李曜任回到台湾,「自造」出售价仅与一台笔记型电脑价钱相差无几的 3D 列印机,放上「啧啧」募资成果惊人,已筹集 250 多万台币、吸引 70 多人下订,抢当自造者。

设计思惟注入,打造精緻 3D 列印机

这 70 多人,跟李曜任一样,多为设计出身,或工程师、或者「玩家」。儘管 3D 列印「将掀起社会革命」的口号喧喧腾腾,不过距离一般人,仍远。虽然看似只需将放着 3D 档案的记忆卡插进列印机,就能好整以暇等待成品,只是,前置的 3D 绘图、计算 layer、调整温度、色彩、比例等参数,都不是随便敲两下键盘就自然变出的魔法,而是需要悉心学习的知识或技术。

何况,台湾不若欧美、特别是美国有着旺盛的 DIY 文化,不少美国人的后院和车库堆满各式各样的工具,由于人工费昂贵,自己修水管、组桌椅对他们来说稀鬆平常,因此 3D 列印进入一般家庭的障碍小了许多。

美国已有 Makerbot 这类致力于推广 3D 列印普及化的公司存在。它们除了贩售 3D 列印机,还建立了一个开放「自造者」上传 3D 列印物品的平台 Thingiverse,并在权限许可内开放原始档案下载,减少普通人体验 3D 列印的阻碍。「ATOM」即是李曜任利用 Makerbot 生产的 3D 列印机「繁殖」出来的新生儿。

ATOM 上的零件都是 Makerbot 3D 列印机琢磨而来,而这个简约的三角柱体结构,还得益于 RepRap 开放的软硬体资源。一年半的时间里,李曜任沉浸在打造 ATOM 的原型,虽无工程背景,但凭藉网路上丰富的资讯以及讨论,他与几名设计师友人共组的地下连云协作空间彼此扶持、以及 FabLab 结识来自不同背景的朋友相互指教切磋,终于造出心中理想的 3D 列印机。

FabLab 台北,欢迎人人来自造
台湾自造者,在小工场印出大革命
FabLab 台北创办人洪尧泰

今年五月伊始,旨在推广数位製造的国际非营利组织 FabLab 在洪尧泰的推动下,在台北落地生根。隐身于重庆南路宁静巷弄内的民宅,FabLab 不安份也不平凡,它已成为李曜任与许多居住在台湾的自造者,彼此激荡创意、化虚拟为现实的空间。

台湾自造者,在小工场印出大革命
FabLab 台北:一座大家一起跟机器玩耍的游乐小工场

「协作空间」与 3D 列印一样,在国外早已风行。美国科技媒体 GigaOM 这段形容 TechShop 的画面,恰恰就是 FabLab 的写照。採访过程中,「自造者」来来往往,有的在小房间操作机器,有的正用电脑旋转、位移 3D 模型。好几台 3D 列印机摆在不同的长桌上不疾不徐执行任务,大型的镭射切割机、数位控制机床各自佔据一方,书柜、桌上无处不见 3D 列印出来各异其趣的模型。

台湾自造者,在小工场印出大革命

这是一个凌乱的空间,却充满自由与活力。拍摄 ATOM 时,有人询问,要不要移到比较乾净的地方?李曜任十分随性,「我喜欢这样啊」。不同于商品摄影必须在乾净而明亮的环境下拍摄,ATOM 摆在原始的诞生之地,一旁散落着螺丝起子、尖嘴钳、胶带台,美丽的产品就是这样「挽起袖子弄髒手」得来的。

3D 列印,台湾製造再现荣光

在加拿大、英国求学就业多年,李曜任带着在西方吸收的创意养份返回台湾。纵使 3D 列印的风气才刚萌芽,家乡却是製造列印机器的沃土。台湾强大的製造业与直接畅通的沟通管道,让他的量产计划始能顺利且快节奏地进行。若在欧美进行,得透过远端与亚洲生产端联繫,最终还是得亲自飞一趟。

「Made In Taiwan」的 ATOM,品质有保证。有别于我们一般在网路上所见四四方方、各式电线缠绕的 3D 列印机,一眼望去,ATOM 的外型特别突出,作为设计人,以及建筑背景为他带来的一以贯之美学与实用并重的态度,李曜任为机器灌注优雅洗练的风采,弱化凡人难以亲近的技术感,是 ATOM 进入商业市场的优势之一。

接下来,李曜任将把心力放在包装与设计、以及说明书,务求打造最好的体验,尽力打破普通人使用 3D 列印机的限制。而在台湾啧啧募资量产计划暂告一段落之后,他也计划带着从机器到包装到行销,一切準备就绪的 ATOM 登上 KickStarter 向全球发声,走入世界舞台。届时,「台湾製造」的科技产品,或许就将因 3D 列印机再度闪烁耀眼光芒。

你,準备好印出第三次工业革命了吗?
台湾自造者,在小工场印出大革命
ATOM 光是这样一个零件就要两个小时。

一台经由 3D 列印机複製的 ATOM 加上组装时间,大概需要 30 个钟头,费时耗工,但李曜任说:「看着自己做出来的 3D 列印机印出东西,实在太爽了」。这一小群走在前头的设计师已经进化到自造 3D 列印机,我们该怎幺追上他们的步伐?

其实台北不乏让我们亲尝「自造」乐趣的空间。ATOM 的出生地点 FabLab 群聚「自造」专家,他们就张开双臂,欢迎一般人前去体验数位製造工具,动手将脑中创意化为可在掌中把玩的公仔、戴在腕上的皮革饰品、覆盖脸上的鬼怪面具、抑或,帮妈妈做一个晒衣夹。正如先前提到,「玩」3D 列印的门槛不低,但别担心,为了帮助民众卸下心防,FabLab 的玩家们不定期举办免费的工作坊,例如本週日就有 3D 扫瞄的课程,一解 3D 列印之谜。

在国外,各种产业的 3D 列印实验如火如荼,也有少数个人自造者已经利用 3D 列印实现物美价廉的理想。突破织物侷限、设计师与工程师合力创作的斗篷洋装成为巴黎时装周的闪耀焦点,17 岁少年製造平价义肢造福身障者,明年 NASA 甚至也将把一台 3D 列印机送上太空自印零件。

美国创业家、Y Combinator 创办人 Paul Graham 曾把 3D 列印等数位製造工具喻为这个世代的「文艺复兴」,而长尾理论发明人、Wired 杂誌前总编 Chris Anderson 更亲自跳入 3D 列印的场域,领头酝酿他口中的「社会革命」。

关于名人说的话,我们听得太多,关于 3D 列印的变革,我们只见媒体追捧,分辨不出是夸夸其谈还是真有其事。终于,这股浪潮袭捲来台,已在网路与实体空间溅起点点水花,3D 列印已不再科幻遥远,验证的机会就在眼前。

台湾自造者,在小工场印出大革命

无论 Pro 级还是小玩意,无论是老、少、青年,FabLab 欢迎所有人同乐。

静谧小巷中的 FabLab 仍然人进人出,有些人或坐或站围在一块讨论最近数位製造的趋势,也有人一直忙着利用各种材料与机器创造独一无二的作品。鲜红的 ATOM 一角经过两个小时已经成型,一旁另外一台 3D 列印机仍在运转。除了 ATOM 之外,FabLab 的伙伴陆续展开几个专案,欲望印出灿然的未来。您呢?準备好捲起袖子,参与自造者革命了吗?

如果您跃跃欲试,或者想要了解 3D 列印与 FabLab 空间,FabLab 创办人洪尧泰将于 2013 DOIT 亚洲青年共创日 担任讲者,分享全球化的 Fablab 国际组织如何推动数位工具使用,有兴趣的读者可 按此了解详情 ,或 直接报名 。

台湾自造者,在小工场印出大革命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