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与生俱来,不爱才是学回来的」——评香港的《寻常心》

S小生活 277浏览 39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6119
「爱是与生俱来,不爱才是学回来的」——评香港的《寻常心》

《寻常心》是笔者近年看过最好的舞台剧,没有之一。

对风车草剧团的认识自2013年的《屈狱情》,当年梁祖尧、汤骏业饰演同志的精湛演技历历在目,数年后二人再次同台演出同性恋者及有关爱滋病议题,同是风车草班底,更有影帝黄秋生实力加持,在数月前看到如此的一个组合立刻二话不说买了最贵的票。

《寻常心》背景取自1980年的美国,爱滋病在社区爆发初期的状况。当年的美国,爱滋病一开始是在男同志圈子传播,初期的病徵就如感冒,而且潜伏期长,可达数月至数年,同时事件始于美国性解放运动后,男同志之间的性活动相当活跃,也有不少如剧中所说的在「基佬天堂」、「公厕」等等场所的滥交行为,加速病毒传播。Emma 白医生(邵美君饰)留意到不少病人染病,病发后期阶段皮肤上会出现明显的紫色斑点,然后在短时间内死亡。医生束手无策地表示只知道是跟免疫系统相关的疾病,而免疫系统是当时最缺乏医学了解的,因此医生也只无奈目击病人数目不断上升、死亡。男主角Ned(梁祖尧饰)是一位「把口唔识收」的作家,也是一位同志,他从白医生口中得悉这个未知疾病的资讯,也留意到该病毒似乎在男同性恋者之间扩散,同时也得悉圈子中的不少男友人们染病身亡。在Ned和白医生的对话中,医生推断该病毒是由性行为传播,希望Ned可以宣扬疾病资讯,请大众停止滥交行为直至疫苗出现。Ned即使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任务也尽心执行,由联络纽约时报的男同志总编辑Felix(徐天佑饰)、跟同志友人Bruce(汤骏业饰)Mickey(黄清俊饰) Tommy(吴肇轩饰)等成立男同志健康危机组织(Gay Men’s Health Crsis GMHC) 以收集和发放爱滋病资讯,到一再拜访兄长Ben律师(黄秋生饰)以希望以他在法律界的威望增加组织力量同时获取法律缓助。过程中遇到重重困难,包括社会对男同志恋者的负面刻板印象,兄长、传媒等多番推搪,政府隐瞒疾病资讯等,使得病毒继续不停散播,死亡率节节上升,当中包括组织成员的亲密伴侣和朋友。然而,在这场运动之中,从来只参与滥交却不会爱人的Ned却和Felix生情愫,在疾病乱世之中发展出一段凄美的恋情。

关于爱滋病致命、得不到关注的历史其实大家都懂得,然而在剧本和演员的情感带动下,牵引出一段又一段的高潮,一刀一刀的插在观众心窝里。其中令笔者尤其深刻的好几幕包括:一、Ned多番情绪高涨地和成员解释直接道出真相的重要性,而成员却因为要保护同志形象和不清楚病毒的严重性而拒绝太过直率的字眼,甚至因为Ned言行太出位而被组织企图剥夺成员身分和难得的公众发言机会。多番的对骂戏中,梁祖尧的不愤和焦急用力地牵引着观众,多次愤怒的咆哮声在剧场里震动萦绕,气氛令人窒息;二、白医生Emma坐在轮椅上,大腿上放着叠至下巴高的病例,在舞台上面向观众、背向医务官(余世腾饰)的独白,她在病毒爆发期间见证大量病人染病死亡,也致力研究病例,却因为一些政治原因而没法获得政府资源研究疫苗,甚至没法参与相关会议,医务官只想她交出病例,邵美君完完全全地正面向着观众表达出那种无助与无奈,愤怒与失望的泪水,即使冗长的对白当中偶有口误亦无阻专业的情绪表演,亦见台下也有为数不少的观众被感染落泪;三、 Mickey于被政府官员拒绝后,在组织成员面前情绪崩溃的一幕。Mickey的角色比较女性化,黄清俊无论在语气、声线和形体动作当中都明显下过苦功,由剧中开初以此製造笑弹,到该幕带出的楚楚可怜,和当年有份参与性解放的自责和罪疚,实在看得人心痛,台下再次传来观众的啜泣声;四、Bruce向Ned引述自己爱人在机上病发身亡的一幕。Bruce的角色多半是冷淡、自私,直至这一幕,他声泪俱下以独白形式向Ned讲述爱人怎样病发、他怎样照顾、最后遗体怎样被当成垃圾般处理,汤骏业的精彩演释不但来得自然不过火,更由一段独白带出了画面感,说故事的技巧一流,也骗去观众不少的泪水。最后不得不提徐天佑和梁祖尧所饰的一对情侣,由轻佻却带着火花的互相调侃、来得突然的接吻,运动期间的互相支持和爱慕,徐患病时梁的过分着紧当中表现的爱,到最后的婚礼,他们的自然互动使人看着也跟着心跳跟着婉惜,这感情线实在是剧中的一大亮点。

除了演员的演技,此剧的成功,幕后也应记一功。风车草的舞台设计从不令人失望,把场景的时间地点和最后的爱滋病的发展状况投影在石砖图案的墙上,充满了质感和美术感;石墙后的旋转舞台运用精巧,每一面、每一个场景也不马虎,当中尤其Ned家中数百本书、组织办工室的各种细节、即使是在地库的一幕空无一物,也不忘挂上「半坏」、在闪烁的壁灯。如此精緻的舞台、道具和灯光的配合,也是把观众带到80年代美国的重要元素。

正如文章一开始所说,这的确是很出色的一齣剧,但亦有可更臻完美的地方。笔者认为对白的翻译可再深入斟酌,有些地方的语言听起来有点不顺,就是把英文的文法硬翻成广东话的感觉,甚至使人没法听懂。有好几次也留意到坐得较前的观众刻意转头望向舞台两旁的英文字幕。的确,有一些对白是翻得有点过分忠于原着,反而要看一看英文才知道他们在说什幺。也有一些英文的语带相关,翻译了之后不但失去了味道,更会变得奇怪。例如最后一幕Ben向Ned深情地说:「I am sorry. For Felix and everything.」,广东话则翻成「对唔住呀,关于Felix同其他野。」(只凭笔者有限记忆记录,可能跟原句有些少出入)。在英文中的I am sorry,其实是Ben对Felix的逝去表示遗撼,正如一般英文中Sorry for your loss 会翻译成节哀顺变或很遗撼等等,而不是说对不起。但当然剧中的Ben也语带相关有表示歉意的意思,因为在运动期间作为兄长也没有实质的帮助过Ned,甚至认为同性恋是不正常,所以也向Ned道歉。然而角色保守、权威又强桿固执的Ben,来到这里即使是由黄秋生的大师级演释,这句变了广东话里歉意程度爆表的「对唔住」是来得十分奇怪和突兀,可谓打断了这重要的一个对话中的悲恸气氛。

最后,不得不提,此剧相信由一段很长时间前已经开始策划和排练,笔者的票是在四月时买的,而剧中所提及的关于社会不公,关于长期的抗争,与这两个月的香港不谋而合。有些本来没什幺特别的对白也使台下起哄,如组织提到「同马丁路德金学过野,封路呀封桥呀…」的时候,还有对白中说起「好警察坏警察」(也是翻译问题,英文中的Good-cop/bad-cop是一种有名的盘问技巧的名字)的时候,观众的反应大得连演员的声音都盖过。踏出剧场看看今天的香港,也是无可厚非的。相信剧中演员也不敢苟同,梁祖尧于谢幕离场前的最后一句「香港人加油」惹来全场的迴响。《寻常心》除了重提大众对爱滋病的关注,也带出了一些很重要的讯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不论男女,是一件很寻常的事;医生拼了命去救人,或者一个人拼了命去救另一个人,也是很寻常的事;一些人目睹不公而发声,企图引起大家的关注,使得不到资讯的人醒觉,同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正如剧中笔者最爱的一句对白:「爱是与生俱来,不爱才是学回来的。」这些爱,统统来是一颗寻常不过的心。

一流的演员和幕后,出色的剧本,加上天时地利,造就了属于香港的《寻常心》。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