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Data 时代来临(一)

娱乐新闻 773浏览 15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6119
Open Data 时代来临(一)

2009年,美国总统欧巴马推动了「开放政府前瞻」(Open Government Initiative)的各项作为。此举在世界造成风潮,各国争相效仿。台湾也不例外,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政府纷纷设立了政府开放资料(open data)网站。去年8月上线的内政部「不动产交易实价查询服务网」,就是开放资料的实例。

今年4月,台湾中央政府的资料入口网站测试版正式上线,标示着台湾在推动开放资料的重要分水岭。目前测试版蒐集了中央各部门5笔开放资料,行政院政务委员张善政表示,这是第一波的开放,第二波开放会在今年年底前,要求各政府部门再开放50笔资料放上资料入口网。「民间希望政府部门开放哪些资料,都可在这期间提供意见给各部门。」张善政强调。

到底甚幺是开放资料(open data)?开放资料在社会中有甚幺样的意义?能带来甚幺商机?

《看》杂誌专访了科技顾问公司Fertta Communication执行长徐子涵(在网路上以英文名Schee着称),他长期在民间推动开放资讯(open data)和开放政府(open government)的政策和研究,对于国际和台湾的开放资讯有着第一手的观察。

徐子涵的经历很特别,他挑战了台湾的教育体制,光是国中就读了5年。他曾赴澳洲就学,16岁独自骑重型机车横越澳洲大陆,因无照驾驶被遣返回台湾。后来保送师大英语系,大一暑假辍学。他独自骑车环岛三次。算一算他总共唸了16所学校,而正式学历只有高中毕业。

骑重车与独特的就学经验,让徐子涵对「开放」的概念情有独锺。之后,徐子涵选择网路这个不需学历背景的领域经营,2001年起投入数位运动;2002年结合国内外同好,将部落格引进华文地区;推动维基百科;在入口网站、中研院、跨国公司、电视台和新创公司担任管理要职。他曾参与创办台湾数位文化协会,所发起之计画包含「胖卡」数位落差车、莫拉克网路灾情中心,以及Punch Party数位聚会。

以下即为徐子涵对于「开放资料」相关问题的专业见解。甚幺是「开放资料」(open data)?和政府公开资讯的关係是甚幺?

徐:政府有公开资讯(public data),政府把资料上网公开,但上网后民众找不找得到?公开资讯还可能是特定格式,民众能不能打开?也就是格式友不友善?而「开放资料」(open data)就是要将这些政府公开资料转为「格式自由」与「授权自由」的资料。


格式开放,民众可以不需用特定软体就能读。很重要的是,政府必须允许商业用途,因为以前政府就是不希望民间把资料拿去卖,有很多複杂的法规限制。《政府资讯公开法》2005年颁布以来,许多核心资讯都被政府技术性迴避公开,在这情况下,政府的公开资讯足够民间开放使用吗?

徐:台湾其实在电子政府来讲做得还不错,而且台湾的IT(网路科技)技术不错,在网路上有很多政府的公开资料,非常非常地多!连那种用Excel报表做一个网页丢到网路上的都有。但因为民情的关係,除了一些紧要的事情像是报税、缴罚单等情况外,民众没有逛政府网站的习惯。由于《政府资讯公开法》的关係,每个政府网站(包括369乡镇网站)都有政府资讯公开专区,资料非常多,有很好也有很差的资料。所以由政府公开资讯转开放资讯来讲,台湾的底是够的。

有个公营当铺,现在改名为「台北市动产质借处」,台北市每个区都有这公营当铺标售一些商品,这些资料都有上网,例如之前有一台警方退下来的BMW重型机车标售8万到15万块而已,很划算吧?但一般人不知道这讯息,这资料放出来的管道和时间点只有内行人才知道。

因为之前很多资料大家找不到、格式很难处理,一般人不会去阅读那资料。现有政府公开资讯开放的话,就会差很多了。从2009年美国总统欧巴马喊出开放政府以来,开放资料成为全世界的风潮,很多国家都在设立开放资料的政府网站,亚洲国家的脚步如何?

徐:新加坡、香港、台湾、日本、韩国都有跟进,大家做的方法都不一样,台湾是民间最蓬勃的。香港、新加坡都有政府开放资料入口网站(data.gov),但香港的政府开放资料网站上面没甚幺资料,大概就只有天气、交通的资料而已。

新加坡是集权国家,政府放出的资料只能做产业应用,加速巨量数据(Big Data)的科技发展,如政府可以直接监测计程车的行车纪录:停在哪里?停多久?然后将这些东西去识别化,开放出来给民间应用后,就可以演算甚幺时间点计程车排班是最多的,进而有交通疏导与流量的应用。他们玩得很快,政府一下令,大家就跟着做,但新加坡不准民间用开放资料做公民监督。

香港近来就很头大,以前香港的制度跟英国走,公司登记资讯是公开的。现在中国富二代、太子党很多钱都是从香港跑出去的,特区政府就想把这些资料关起来。民间觉得不可,所以最近有些人聚集开始在讨论,和主管机关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OGCIO)在谈。

亚洲国家里,台湾在推动开放资料的脚步比较健康,不管是由上而下或是由下而上都很强,比较平均一点,只是上下的能量不知如何彼此leverage(发挥槓桿作用)。台湾上面是游击战、下面也是游击战,所以很活跃,但是开放资料的样子抓不太出来。

日本跟韩国的做法比较不一样。日本是亚洲最民主的,人民又信任政府,但是311大地震后,大家拿不到东京电力公司核辐射的资料,民众都不相信政府了,所以日本在那之后将开放资料的策略整个转方向,现在虽然没有架设开放政府资料网站,但他们从每个环节慢慢去做,先研究法规法制,遇到问题一关一关解,看有甚幺单位适合把资料开放出来,然后找学界合作,所以走得很面面俱到、慢慢做上来。

政府跟民间、产业合作,是集体战。韩国开放资料的脚步是从首尔开始。因为首尔市长是无党籍的,他甚幺都可以做,所以首尔的开放资料入口网是亚洲做得最棒的,而且做得很早──首尔市的政府开放资料入口网站2010年就上线了。

4月行政院研考会推出了全国开放资料入口网试用版(data.gov.tw),先蒐集了各部会5笔资料开放,年底要各部会提交至少50笔开放资料,你对这入口网的评价?

徐:以亚洲来讲,政府敢宣誓中央等级的开放资料入口网站(data.gov.tw)上线,在政治意义上是巨大的,是很不简单的。亚洲其他国大概不敢这样做,这等于是宣告政府政务透明化,这是很难的事情。在这层次上台湾在全球、在亚洲算是快的。

亚洲虽然新加坡、香港有中央等级的开放资料入口网站,但他们都不算正常国家──香港是特区,新加坡是集权,连韩国都没有中央等级的开放资料入口网站,泰国曾经上线过,但政治压力太大,六个月就下线了。至于上线资料的品质和更新速度,这全世界都差不多,一上线资料一定会有很多错,而且很多没有用的资料也上线,更新又不即时,美国也一样。

现在台湾上线的开放资料也很少,总共二百多份,里面也有一些奇怪的资料,比如说台铁班车时刻资讯有八十几万笔。资料是很多,但我去台铁网站查就好了,干嘛放这里?另外,五都里面有三都(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已经有资料入口网站,除了台北市之外,其他二都都冲太快,因为没甚幺资料就上线了,而资料维护又赶不上。

资料是需要维护的,不是放一堆资料之后就没下文了,首长们想要超英赶美、追上国际风潮是好的,但不了解执行端在国外做开放资料背后需要甚幺样的生态圈──法规、营运、预算层面怎幺处理。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