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在梦里操控梦:你是「清醒梦境」者吗?

娱乐新闻 438浏览 46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6119

一直到我十七八岁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可以在梦中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并且改变成我在梦里想要的样子。我知道这件事听起来太过玄幻,饱受科学训练的我只能将它抛在脑后,直到前不久我偶然看到了一本书,我才知道,原来,控制梦境确有其事。

上小学时,我有一个亲密的女朋友,她长得很漂亮,头髮很长,像个洋娃娃。但她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她传递给我的一种「神秘感」。那时她和我说,她可以操控自己的梦境,可以让自己连续地做梦,或者在梦里决定梦的走向。她陈述给我听的千奇百怪的梦深深吸引了我,但对于控制梦境这件事,我内心还是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

一直到我十七八岁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可以在梦中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同时我愿意让这个梦境继续开展下去,而一旦梦境情节的走向让我不满,我则可以在梦中想「这样不好,不如⋯⋯」,随后梦境就会改变成我在梦里想要的样子。

我知道这件事听起来太过玄幻,饱受科学训练的我只能将它抛在脑后,直到前不久我偶然看到了一本书,我才知道,原来,控制梦境确有其事。

这一现像在现代科学中被叫做清醒梦境(lucid dream),即在梦中,你能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本文将通过一名清醒梦境先驱者的记录来介绍这一现象,出生于 1861 年的英国女性 Mary Arnold-Forster 将自己在控制梦境的经历写进了一本小书「梦的研究」,虽然这并不是一本严谨的科学研究着作,而随后的神经科学研究,则奇妙地证明了她许多理论的正确性。

能在梦里操控梦:你是「清醒梦境」者吗?
图片|来源

在梦里,你也可以「醒着」

「清醒梦境」的概念在 1913 年被荷兰的精神科医生 Frederik van Eeden 首次提出。清醒梦境往往开始于睡眠的中段,做梦者发现梦中存在有某种现实中不可能的事物,比如自己在飞,能够穿墙而过,或者见到死去的亲人,这时,他们便能藉助这种发现获得自我意识。

同时,清醒梦境也有程度高低之分,有时候,你能够充分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并且很快醒过来;有时候,你会继续陷于梦境中,但有可能主动地操控你的梦。

绝大多数痴迷于清醒梦境、不断尝试的人们,都是被其中幻想和冒险的成分所吸引。Arnold-Forster 就是如此,当她意识到自己可以控制梦境时,便决定享受这种「沉浸在被追杀的颤慄」中的快乐,因为在舒适的床头,就能够满足自己关于诡计和谍战的幻想。

很神奇的是,在偶然读到这些研究和文章之前,我从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清醒梦境者,但我的清醒梦境的确都是冒险、悬疑和阴谋的主题。而一旦情节走向让我感到过于恐惧,我就会在梦中把那一段情节「抹去重来」。

Forster 在书中还写道,后来她开始能够进一步在梦境中自主发挥,并尤其喜爱测试梦境中身体的极限和飞行能力。「双脚轻轻推一下或跳一下,我就离开了地面,」她写道,「双手轻轻的划桨动作可以加快飞行的节奏,这个动作可以用来使我飞得更高,或是用于转向,尤其是穿过任何狭窄的地方,如门廊或窗户时。」

和之后许多清醒梦境者的描述一样,这项技能需要专注的训练;显然,即便是在梦中,我们也不能不付出一点努力就获得厉害的技能。「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飞到了高于地面五六英尺的地方,我发现我逐渐地获得了达到这些高度的力量,难度越来越小,也越来越不费力气。」

我也做过许多次关于在梦境中学习和练习飞行的梦。总是在学校的操场上,我学着起跳,然后身体彷彿失重一般高高地飞起,然而我不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有时我飞得很低便掉了下来,有时我飞得过高,而无法控制方向和降落。

关于「清醒梦境」的科学

数十年后,这些生动的叙述吸引了哈佛医学院教授 Allan Hobson 的注意。Allan Hobson 在一个派对上听说了这本书。在他于医院治疗精神分裂症患者期间,他首先自己尝试实践了 Arnold-Forster 的小技巧们。

「果然,我很快开始做梦,并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梦;我是清醒的。我可以观察、甚至导演自己的梦境,」Allan Hobson 写下了自己的经历,「而且,就像 Mary Arnold-Forster 一样,我可以飞行。我可以和任何我喜欢的人做爱,我甚至可以叫醒自己,以更好地回忆充满异域风情的梦境探险,然后回到之前的梦中,或者我更喜欢的梦中,继续之前的行为。这一经历让我确信,梦的科学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极度有前景的。」

研究表明,在清醒梦境的实践者中,最经常出现和能够被操控的情境就是飞行和性。

如今,Hobson 正与法兰克福 Goethe University 的 Ursula Voss 一起,通过扫描清醒做梦者的大脑,来试图了解睡梦中的大脑,是如何伴随着自我意识的提高而在梦中醒来的。到目前为止,这一研究可以聚焦在几点相关联的因素上,如大脑额叶(Frontal Lobe)的高度活跃,和伽马电波及其连贯性的增加。

现在,有更多的研究者正在进一步探究清醒梦境中的大脑活动,想要利用清醒梦境作为噩梦(Nightmare)的治疗方法,特别是用在针对儿童的治疗中。

2006 年,荷兰乌特列支大学的研究设计了一组基于清醒梦境的认知行为训练,使被试接受了清醒梦治疗(LDT),试着改变自己恶梦的结局。最终,被试的噩梦发生率都显着减少。

还有一些针对清醒梦境记录和控制的 APP 被开发出来。一款名为 DreamZ 的 APP 会记录梦中的运动,并在快速眼动期播放做梦者本人的录音(内容如「我正在做梦」)或一段音乐,来提示做梦的人。

Forster 的记录提供了宝贵的资料,虽然只是更深入理解的开始。Forster 本人说,她最开始的目标,只是帮助我们所有人能够更多一点地欣赏沉睡的头脑——「 来提醒我们那些经常被忽视的、由我们的梦给生活带来的幸福感。 」

毕竟,我们一生中的三分之一都在沉睡——但我们之中很少会有人真正地享受梦中的冒险。「 只有当恐怖的、悲伤的、邪恶的梦不再掌控我们的时候,我们才能够完全地享受我们的梦境。 」Forster 写道,「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满怀信心地开始夜间的冒险,才能够拿着它们藉给我们的钥匙,去探索那未知而令人愉快的国度。」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