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得到」与「失去拥有」,哪个比较寂寞?

娱乐新闻 351浏览 90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6119

「未曾得到」与「失去拥有」,哪个比较寂寞?

不知道「从来不曾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失去曾拥有过的幸福」,哪个比较寂寞?或许有些人会觉得,与其要经历失去的痛苦,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拥有。可是对另一群人来说,幸福可能就近在咫尺,却一直触碰不到,连「选择不要幸福」的权利都感到奢侈。

在《千鸟酒馆》里,表姊妹沙沙与千鸟便是分别带着这两种寂寞,来到靠近陆地尽头的小镇。

沙沙与她的前夫离婚了,前夫总是努力地想使人感到幸福,生命就像为别人而活般,却从来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有人在的时候散发光芒,独处的时候却失去光彩」,一辈子都无法走进前夫内心的沙沙,盘旋在心头的是「在喜欢的人身边却得不到信任」的寂寞。

但千鸟不同。当沙沙在旅馆为着与前夫离婚伤心落泪时,千鸟只说了一句,「他应该不是个会打扫家里的人吧」,自此沙沙郁闷的心情烟消云散。在外公外婆经营酒馆长大的千鸟,有着敏锐的观察,知道此刻对方最需要什幺。虽然千鸟说,自己跟前夫是同一种类型的人,但是对沙沙而言,为自己而活的千鸟是真实可以靠近的存在。这也是后来当千鸟要求接吻与发生亲密关係时,沙沙没有拒绝的原因之一──因为千鸟是顺应着自己的欲望,即使可能让沙沙感到为难。

彼此能依赖的对象,本与性别无关,吉本芭娜娜更进一步让有血缘关係的千鸟与沙沙互相吸引,让爱与寂寞变得更加纯粹。「真心想为别人做的事,通常都是带有一点点痛楚的事。」过去对于道德的认知,让沙沙一度想回绝,但想到如果可以排解千鸟因为失去外公外婆所造成的寂寞,即便会有些不安也无所谓。

然而,「不论如何累积情爱,因为一直不能组成家庭,所以,不伦都很寂寞」。或许吉本芭娜娜在书写时,并没有刻意想要讨论相关议题,但仍让我不禁与台湾现下时空的状况有所联想。不论是近亲或同性,生理状态看似无法满足「家庭」的条件。然而什幺是「家」?那是一个不管经历什幺事,最后都会想回去的地方,里头有着自己爱与信任的人。但不光是「选择幸福与否」的权力,还有能够「分享喜悦」。就像前夫逃避内心真正情感的作为,导致沙沙的离去。可是想要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真的是件容易的事吗?我们身处群体之中,即便说着「不要在意外人眼光」,还是会有不得不正面迎向社会的时候。当社会上仍旧充斥着偏见与误解,那也将是说不出口的寂寞啊。

「虽然这样亲密地在一起,我还是无法感受父母双亡的心情,千鸟也不能理解离婚的苦楚。各自的船载着各自的伤痛,缓缓前进,像是永远持续相同的每一天般前进。」即便无法了解彼此的寂寞,两人做着未来要在酒馆碰头的约定,还有旅途中那些仅仅是吃喝拍照的小事,都让人觉得日常还是可以继续下去。而不论是异性恋、同性恋,甚至是其他性少数的族群,怀中都揣着不同的伤,这些疮疤也会继续伴随着我们度过每一天。但即便是面对不同的事物,如果一样会感到痛与寂寞,那幺怎幺会不想让这些伤口癒合呢?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